一只不刺鼻的榴莲。

小山妹

以前冬天总跟一个人打赌。我说你信吗,明早起来就会下雪。

那时我们在昆明,年年暖冬,等到立了春,都没看见下雪。

今早六点大街上好大的雪。

已经很久没有过期盼,因为我知道,银装素裹,美不胜收;千踩万踏,泥水四溅。

没有少女心的赌约了,说下就下,可我站在那里,突然明白,没有人懂得这回忆和心境,没有剧烈的高兴但也不用剧烈的难过,正常的心电图,无聊而完整的生活,虽然这不是一个人的北方,但是是五湖四海的北方。


评论

热度(1)